俄罗斯番茄

源于喜爱

有无小姐妹一起搞创
实名pick我的小骄傲!

罗怡恬是真的甜
关注一下创造101的和yammy一个公司的罗怡恬小姐姐☆

聚光灯话筒准备好给大家看看戏精自导自演的大型连续剧真是几把都笑爆了嘻嘻嘻🙄🙄🙄🙄🙄🙄

紫薯:


刚登上来就被劈头盖脸骂一顿 有点迷
第一 开童车这个梗我觉得不是只有我开 我不知道图中这位有没有去diss其他人 但是你专门私我 我不会忍

第二 很想问问这位我什么时候去别人 或者说去你的tag下面diss你?哪怕我真的去tag下说了话 也都是因为有些太太逆tag 错tag 提醒她们是不是不行?再者 这些提醒的话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粗话连篇

第三 因为你拉黑我 我不能回复你 你有问题可以跟我讨论商量 但是请不要一上来就问候我全家

【洋农/灵农/卜农】就将己身献给恶魔【上】

※宗教设定
坤音农了解一下
坤音农女孩绝不认输
有点难过……虽然是以前就开了的文……😭看到凡子被淘汰真的难受死了
大概是上中下吧我不知道【其实我想一篇完但是好久没发了就发一小段作上篇吧×】

那个孩子又来祈祷了呢,今天给神父先生带来的是什么呢?是花园里还带着露水的不知名鲜花,还是亲手制作的甜点呢?

木子洋看着小孩儿满头大汗还喘着粗气地跑进了教堂,手里还拿着捧花,微微一笑。

“我没来晚吧?”陈立农调整下气息,定定地看着面前笑得让人如沐春风那位德高望重的神父。

“恭喜你,准点。”木子洋抬手握成拳挡起了漾着笑意的唇角,“你很虔诚,小教徒。”

“对了,今天花园里的姐姐跟我说这花叫做风信子。”陈立农黑色的眼珠来回地转,园丁和他说了很多,他脑子笨,堪堪只记住了风信子三字。

木子洋礼貌地接过了陈立农递来的花朵,细嫩粉白色的风信子花瓣上站着好几滴露珠,香味很浓郁,甜中带涩。

博学的神父大人当然知道这花名,却宠溺地揉了揉孩子的头顶,“看起来……你不仅信仰神明,还是我的追求者?”

镇子上无人不知木子洋这个神父,他做了各种各样的好事,无论大小,镇民都很拥护他,木子洋的追求者不在少数,拥护者们近乎疯狂的崇拜无处不在。

木子洋从不在意这些,如果稍加留心,其实就能发现这个大好人其实谈不上多喜欢这个小镇,他和所有人维持着不近不远的关系,身边总是有一团神秘感笼罩。

陈立农说不定是追求者其中之一?木子洋想到这些脸上就噙上温柔的笑意,让人能产生这个人很好接近的错觉。

如果陈立农是的话,他会觉得很幸福很满足。

“唔……只是觉得神父大人读圣经的时候……”陈立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就像……神明一样,很高大,散发着柔和的威严。”

这算是不尊重神明吗?陈立农想了想有点后怕,双手合十在心中给上帝道了歉。

“这个比喻……”木子洋心里更是甜蜜,“很独特,你很特别。”

“对了,神父大人,”陈立农傻笑着挠挠头,“我准备这个礼拜日来参加唱诗班。”

陈立农内心忐忑,咽了口唾沫说了下去,“领唱尤长靖那边是通过了,但他告诉我比起有水准的音乐和音质,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颗赞颂神,敬拜神的心。”而这项标准恰巧需要木子洋的同意,陈立农已经连续五十天来祷告了,他本来是一周一次的。

木子洋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打量的目光在陈立农的身上游走,盯得陈立农四肢僵硬,昔日儒雅圣洁的神父大人在心里此时成了神话里惹人憎恶的美杜莎。

“你……”木子洋故意停顿,“合格了,恭喜。”

“呼——”陈立农松了口气,恢复了笑容,捂住胸口,“谢天谢地。”

“那么紧张干嘛?”木子洋笑了笑,轻嗅粉白花朵的芬芳,“我又不吃了你。”

陈立农自知面对木子洋自己确实气势过弱,挠了挠头发,“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去集市采购了……”

陈立农心里的窘迫万分脸上也藏不住,木子洋轻轻地顺了顺陈立农的头发,像阵清风吹过。

“一路小心,注意安全。”

木子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关心爱护这个孩子,他自知自己冷血。

神父的手捂上心脏,手心传来细微热度和弥漫的花香都让人心动。

陈立农大脑空白,眼前的画面仿佛都是木子洋温柔的笑容,集市热闹的杂声也被过滤成木子洋撩人的话语,脸上发烫,不自觉走进了人少的街角。

听见了微微喘息声,陈立农可算是回过神来定睛一看。

陈立农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震撼的美丽,明明不加粉饰,却依旧楚楚动人,像是天使,陈立农不仅惊叹出声:“漂亮姐姐……你还好吗?”

灵超捂着中了子弹的手臂,抬眼看见少年呆呆的表情,显然是看痴了,想笑又没力气,只好瞪大那双好看的鹿眼。

灵超觉得一定是爱神搞的鬼,明明天使是爱着每个世人的,可是眼前的孩子却是特别的。

仿佛找到了真正的光明。

陈立农呆愣了一会,会意,赶紧把灵超背了起来,心里直说这个漂亮姐姐真轻。

“姐姐……你如果不舒服就和我说哦,我们可以休息一会……”陈立农不知怎的就红了脸,他可从来没碰过女孩子的一根手指头。

灵超听了这话,心想小孩儿是把自己当成女人了,也不气,张口咳了几下,开始解释“我不是……”天使转念一想,把女人两字咽下去,人类还是有性别之分的,故意隐藏了自己真实的性别和声线。

偶尔捉弄人类,还是挺有趣的呢?

灵超在陈立农背上勾起了狡黠的笑,把头也靠上去,趁人不备还亲了亲小孩儿诱人的后颈。

陈立农因灵超的小小挑逗弄得羞得不行,脸烫的不行,发出了细微的唔声,行为恶劣的小天使倒开心地笑出来。

灵超又摸了摸亲吻过的地方,那里现出了一片洁白的羽毛标记。

你以后可就是我的人了哦。

看来是被自己的善良害了啊,不过,我会好好守护你的。

灵超在陈立农的身上施了法,身体状态本就不佳他脸色更苍白了,表情却显然轻松不少,接下来他就失去意识,倒是安心在陈立农一个初见的少年身上就睡下了。

陈立农把灵超好好安置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拿来纱布,药和水。

说起来这药还是神父木子洋前几天看自己摘花被园子里的蔷薇伤了手,特意给自己上药还叮嘱自己要留心,木子洋赠予自己的,陈立农还是很珍惜的,带着点纠结给熟睡的漂亮姐姐的枪伤处抹上药,又精心给纤细的的手臂缠上纱带,陈立农开始坐在床边仔细观察这个陌生人的容貌。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人呢?

陈立农盯着灵超长而密的睫毛,转了转眼睛,感叹了下神明也会有偏袒心,又想到床上熟睡的是个女人心里也平衡了不少。

陈立农摇头,确认灵超没大碍舒了口气,这位姐姐还是不说话安静的时候比较讨喜。

小孩儿摸上后颈刚刚被亲了的地方,又羞起来。

卜凡一个人在集市上心烦意乱地转悠,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场,谁也不知道那个平时笑容可掬的果农是怎么了。

卜凡见不到陈立农自然是闷闷不乐的,本来把自己伪装成人类是这些时间里最开心的日子,可是不和陈立农那个小孩儿站在一起,不和陈立农交流,看不到那个可爱的笑容,卜凡就恨死了这恼人的阳光。

兜兜转转,卜凡还是耐不住自己找到了小孩儿的家里,敲了敲门。

屋子里许久没有传来那声清亮的“请进”。

卜凡肚里的恼怒更甚,把火气都发泄在可怜的门上。

门一倒,香艳的画面便清楚地呈现在卜凡的眼前。

一个美人轻抚自己小孩儿的脸,虔诚的吻如雨点般落下。

不,不只是绝色的女人,那是个天使。

卜凡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果农,老谋深算的魔王还是什么都见识过的。

卜凡冲上前,闭上眼,再睁开眼时身围蔓着一股红烟,一把夺过陈立农搂进了自己怀里,用那震慑人的怒目发出警示,另一只手紧攥住天使受伤的手腕,发出了骨骼碰撞碎裂的声音。

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灵超想,用尽力气把对面的魔王手给甩掉。

灵超十分肯定,这个魔王现在的自己对付起来的确非常棘手。

嘶,真疼。

“这个人类是属于我的。”沉稳的声音低低响起。

又把小孩儿搂紧了些。

卜凡轻柔的动作显然与暴孽的表情不大相配。

“可是他现在是完全属于我的。”灵超喘着粗气,也不掩饰自己男性的声音,勾起嘴角露出好看的笑容。

只见白光一闪,卜凡怀里的小孩儿又被扯出来,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来回一折腾,睡熟的小孩儿也醒了,不解地眨了眨眼睛,摸了摸后颈的位置。

tbc。




写的水的一批
摸鱼让我快乐【×】

本来就是啊……明明nk比kn大势你没事占啥tag蹭那一点点可怜的热度干什么?真的cp洁癖看得难受……而且我觉得做人都要有素质,不要人身攻击了吧?素质呢?说句粗话,你妈把你生出来是为了挨骂的吗?真正knk加这个tag我觉得没啥,你这农攻太明显了点……别把坤农tag弄得乌烟瘴气的求您😓

这个出道名单……我不怎么满意
我要写乐华农了
贾农贼鸡儿好吃

我真的很希望洋农的烟花能在绽放一次,不过无论会不会再热一次,都会喜欢下去的,他们不仅是一个cp了
今天的抱抱,没有洋灵甜,没有坤音虐,这不过是词语而已,但是我就是喜欢你们。喜欢洋农在一起的每个画面每句言语,让人心动。

我是真的难过……坤音出道吧😭😭😭😭

陈立农出道吧!